• <menu id="6s688"><menu id="6s688"></menu></menu>
    <xmp id="6s688"><tt id="6s688"></tt>
  • <xmp id="6s688"><nav id="6s688"></nav><xmp id="6s688"><nav id="6s688"></nav>
    <xmp id="6s688"><nav id="6s688"></nav>
  • <tt id="6s688"><sup id="6s688"></sup></tt>
  • <menu id="6s688"></menu>
    您的位置 首頁 在線閱讀

    張大春《文章自在》在線閱讀:吹毛求字

    “吹毛求疵”語出《韓非子·大體》,說的是把毛發吹開,尋找皮膚上不起眼的疤痕。此語寓意明顯:挑刺兒、找麻煩。寫文章必須具備這樣的精神。一個字的計較,常關乎一篇文章的氣韻。更有些時候,關于一個字的斟酌、考較、窮究與研商也可以看出為文之心。

    在我的讀書筆記里,有很多不成文章的小段子,多是隨手摭拾。時日既久,根本忘了出處,其中有幾條是跟改文章有關的,統其緒而抄錄下來,雖然感覺微酸,似也有正襟危坐以面對文字的莊重。

    先說一個人,叫蘇伯衡,字平仲,金華人。生年不詳,元代至正二十年(西元一三六一年)前后在世。明太祖辟禮賢館,亦為當局所延致,曾擢翰林編修。他的同鄉宋濂辭官退休的時候,曾經薦以自代;稱他“文詞蔚贍有法,殆非虛美”。蘇伯衡一生數度稱病辭官,鬧得明太祖十分介意,最后還是找了個上表用字舛誤的過失,把他給殺了。偏偏這個人是講究作文的,其罪與死,恐怕還有深刻的用意——求仁得仁乎?亦未可知也。

    回頭說我的讀書小筆記,蘇伯衡只占其中一條,但是它影響我的寫作十分深重。先抄在這里:

    答尉遲楚問“文章宜簡宜繁?”曰:“不在繁,不在簡,狀情寫物在辭達,辭達則一二言而非不足,辭未達則千百言而非有余。”

    和蘇伯衡這些話抄在一起的,是劉知幾《史通·敘事》論《漢書·張蒼傳》的一段話。《漢書》此篇有幾個字:“年老,口中無齒。”劉知幾就以為“年”、“口中”三字為“煩字”,是可以刪去而無礙的。劉氏的立論是:“言雖簡略,理皆要害,故能疏而不遺,儉而無闕。”
    抄在劉知幾隔壁的,是以橫挑鼻子豎挑眼著稱的王若虛。王若虛《滹南遺老集》中,講究精簡文字的議論也不少,而且專拿大經典《史記》開刀。司馬遷在《史記·范雎蔡澤列傳》有這么一段文字:

    須賈謂范雎曰:“非大車駟馬,吾固不出。”范雎曰:“愿為君借大車駟馬于主人翁。”范雎歸,取大車駟馬。

    王若虛這一刀砍得很深廣,剔筋刓肉帶去骨,中間一大段全不要了,他以為“范雎曰”以下,司馬遷的后半段應該寫成:“愿為君借于主人翁,即歸取車馬。”顯得干凈清爽。

    不過,我卻不能同意王若虛的意見。司馬遷顯然是刻意要三次贅用“大車駟馬”,第一次用“非”帶頭,第二次用“借”、第三次用“取”,強調須賈求索意志之強,也強調范雎踐履一諾之切。

    看起來比較有道理的刪削,是《史記》的《周本紀》、《齊世家》中稱武王觀兵的一節:“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,諸侯皆曰:‘紂可伐矣!’”王若虛刪去后面的兩“諸侯”。此外,《史記·李斯列傳》里也出現了的確像是衍字的一段敘述:“李斯出獄,與其中子(即他的第二個兒子)具執,顧謂其中子曰……”王若虛以為第二處“其中子”可以省略。就簡煉、明快、不冗贅的要求而言,司馬遷不能不承認原文小疵。

    也有實在不知道該同意還是不該同意的改動。

    《史記·李將軍列傳》:

    廣出獵,見草中石,以為虎而射之,中石沒鏃,視之,石也,因復更射之,終不能復入石矣。

    王若虛認為這段敘述多了兩個“石”字,應該改成:“嘗見草中石,以為虎而射之,沒鏃,既知其石,因復更射,終不能入。”這一改動有沒有道理?見仁見智。就像《史記·陳涉世家》中準備造反的陳涉的話:“今亡亦死,舉大計亦死,等死,死國可乎?”若不重復冗贅,那“死”字看來會不夠沉重。

    《史記·司馬相如列傳》:相如既病免,家居茂陵。天子曰:“司馬相如病甚,可往從悉取其書;若不然,后失之矣。”使所忠往,而相如已死,家無書。問其妻,對曰:“長卿固未嘗有書也。時時著書,人又取去,即空居。長卿未死時,為一卷書,曰:有使者來求書,奏之。無他書。”其遺札書言封禪事,奏所忠。忠奏其書,天子異之。其書曰……

    這一段原本寫得委婉纏綿,后來被改得明快簡約,我卻總覺得缺少一點回蕩之氣。

    王若虛是這么改的:“相如已死,其妻曰:‘長卿固未嘗有書,時有所著,人又取去。且死,獨遺一卷,曰:有使者來,即奏之。’其書乃言封禪事,既奏,天子異焉。其辭曰……”

    當我們玩味這些文字的時候,必然會有自己的感覺和意見,有的人喜歡簡練,有的人喜歡豐饒。徘徊二端之間,一般比較容易體會排比整齊、對仗凝重的句子,比較不容易滋味出清簡疏淡、化駢入散的功夫。然而,文章就是一回生、二回熟,哪怕是覺來帶些古澀輕酸的文言文,多體會兩遍,不過是幾眨眼的工夫,揣摩出用意與駕馭之道,文章就不只是流利,還顯得鏗鏘琳瑯。

    (選自《文章自在》,作者:張大春,出版社: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)

    責任編輯: 韋海生

    本站文章均標明作者或出處,僅供個人學習之用,如有侵權,請在下方留言,我將盡快刪除。

    熱門文章

    發表評論

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江西11选5江西11选5平台江西11选5主页江西11选5网站江西11选5官网江西11选5娱乐江西11选5开户江西11选5注册江西11选5是真的吗江西11选5登入江西11选5快三江西11选5时时彩江西11选5手机app下载江西11选5开奖 长垣 | 杞县 | 天长 | 那曲 | 锦州 | 三明 | 普洱 | 佳木斯 | 宁夏银川 | 伊犁 | 昌都 | 河南郑州 | 库尔勒 | 濮阳 | 萍乡 | 永康 | 泸州 | 昌吉 | 桂林 | 辽源 | 浙江杭州 | 克孜勒苏 | 湘潭 | 台南 | 桐乡 | 塔城 | 本溪 | 东方 | 台北 | 芜湖 | 靖江 | 偃师 | 正定 | 嘉兴 | 鹰潭 | 临汾 | 新余 | 内江 | 怒江 | 鸡西 | 昭通 | 长垣 | 鄂尔多斯 | 桂林 | 桐城 | 齐齐哈尔 | 玉树 | 莱芜 | 江西南昌 | 乐山 | 南京 | 盐城 | 武威 | 淮南 | 滁州 | 安顺 | 江西南昌 | 安徽合肥 | 神木 | 承德 | 葫芦岛 | 库尔勒 | 资阳 | 吉林 | 垦利 | 揭阳 | 梅州 | 淮安 | 金华 | 新乡 | 雅安 | 保定 | 河北石家庄 | 阿里 | 松原 | 保定 | 咸阳 | 苍南 | 乳山 | 自贡 | 孝感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舟山 | 宝应县 | 南通 | 福建福州 | 淮南 | 运城 | 渭南 | 枣庄 | 承德 | 诸城 | 神农架 | 海东 | 如皋 | 北海 | 内江 | 河南郑州 | 雄安新区 | 泸州 | 安岳 | 仙桃 | 余姚 | 苍南 | 朔州 | 安吉 | 蚌埠 | 涿州 | 桐乡 | 菏泽 | 余姚 | 宁德 | 和田 | 仁怀 | 益阳 | 如东 | 大同 | 石嘴山 | 锡林郭勒 | 绵阳 | 普洱 | 永康 | 金昌 | 玉林 | 禹州 | 莒县 | 荣成 | 资阳 | 平潭 | 阳春 | 铁岭 | 三河 | 吉林 | 大理 | 驻马店 | 天门 | 黄山 | 陵水 | 梅州 | 益阳 | 鞍山 | 乐山 | 六盘水 | 兴安盟 | 滨州 | 山南 | 日喀则 | 迪庆 | 阿勒泰 | 百色 | 温州 | 昌都 | 宿迁 | 钦州 | 灌云 | 南平 | 徐州 | 巴彦淖尔市 | 随州 | 迁安市 | 承德 | 吕梁 | 邯郸 | 江西南昌 | 玉林 | 天门 | 牡丹江 | 神木 | 江西南昌 | 铜陵 | 柳州 | 上饶 | 保定 | 锡林郭勒 | 襄阳 | 保定 | 南京 | 绵阳 | 临汾 | 建湖 | 包头 | 昌都 | 咸宁 | 九江 | 神农架 | 永州 | 那曲 | 吉林 | 抚顺 | 宁波 | 海西 | 诸城 | 淄博 | 乌海 | 安庆 | 锡林郭勒 | 辽源 | 阿勒泰 | 白银 | 清徐 | 长葛 | 自贡 | 仙桃 | 山西太原 | 余姚 | 聊城 | 塔城 |